当前位置 : 首页  >   协同中心(   >    )

疯狂的在线早教机构:一副遏制家长焦虑的良药?

浏览:213 时间:2019-03-29

1.2025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在这一数字的背后,是无数个如魏娜和林女士这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也是无数个正在贩卖遏制家长焦虑良药的早教机构。

2.在线早教与传统早教两者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突破了后者在时间和空间方面的局限性。

3.在线早教平台还普遍存在课程划分过于细致,每个孩子的成长情况又各不相同,家长难以甄别出恰好适合孩子的课程的问题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正在绑架中国的家长和家长背后身负重望的孩子。如今,这个起跑线已经无限逼近人生的起点,而早教则成为了遏制家长焦虑的良药。为适应家长新需求的在线早教成为了早教发展的新契机,但蓬勃发展的早教行业让家长持续陷入疯狂,也让孩子过早被剥夺童年。

1/早教是遏制家长焦虑的良药

“我觉得早教很好,对孩子的智力、认知力都有很好的帮助。”全职妈妈魏娜从女儿才十一个月时就开始带着她做早教,教导她认识最基础的单个数字、常见事物的名称、礼貌用语,甚至是唐诗等等......如今,女儿一岁零一个月了,魏娜正在准备给她增加更加复杂的内容,也在同步考察相关的早教机构。

“可能是我自己不太专业,别的暂时不明显,但我觉得教导她这些内容对她的语言训练和行为规范很有帮助。她现在已经会数数了,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是她说话明显比周围同龄的孩子要早很多,也更加顺畅。她也知道自己要什么和拒绝什么,我对她说不可以的时候,她能听明白,就不会去做。”

“我小时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但现在我希望自己的宝宝能接受更好的教育。”魏娜认为,早教对于孩子来说其实就是一种提前式的教育投资,可以为孩子将来的入学教育打下良好的基础,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与魏娜一样想让孩子通过早教提前适应教学氛围,让孩子在正式入学之前“有料打底”的还有果果的妈妈林女士。在听说同事的孩子上了早教班并且效果还不错后,林女士也在离家不远的早教机构给果果报了名,这个时候,果果才一岁半。

某早教机构的老师在上课时带领家长和孩子互动

“刚来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听话,上课就自己一个人在旁边玩。上了小半年的课,现在还算是比较配合老师,能上完一整堂课。原来她还有点怕生,现在也可以很大方的在陌生人面前做自我介绍了。”

林女士表示,送孩子上早教班就是想让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提前养成一种和其他人一起玩的习惯,培养孩子的集体观念,而且在专业人士的带领下可以让孩子提前适应上课这种方式,也期望通过早教课教授的内容让孩子有一些知识基础,在将来正式入学(幼儿园)后能轻松跟上老师的教学进度。

2019年1月3日发布的《中国早教蓝皮书》显示,预计2025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在这一数字的背后,是无数个如魏娜和林女士这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也是无数个正在贩卖遏制家长焦虑良药的早教机构。

选择让孩子接受早教的家长实际已从“要不要让孩子上早教”转变为“选择什么样的早教机构”,其观念也由“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过度到“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这个起跑线,自早教机构的兴起和繁荣,就已经开始逐渐逼近人生的起点。

2/在线早教成为早教新风口

近年来,随着早教市场规模的逐步扩大,基于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也为适应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早教界升起了一颗闪亮的新星——在线早教。这种新兴早教模式不仅弥补了传统模式在网络上的空白,也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种不同以往的早教方式。

在线早教与传统早教两者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突破了后者在时间和空间方面的局限性。传统早教模式下,上课频率由家长根据实际需要自主选择,但在上课之前,家长要提前与早教机构预约上课时间,并准时带孩子去早教机构上课。

而据公开报道,在某些早教机构,家长如果临时有事不能带孩子去上课,缺的这一节课早教机构不会补也不会给家长退款。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家长为了不浪费每一节课,就必须排除意外情况,每周提前将早教时间确定好,这也就相当于将家长和孩子的时间完全固化了。

在线早教则完全颠覆了家长对早教的刻板印象,强调利用碎片化的时间通过网络课程随时随地的指导家长对孩子进行早教,其短而精炼的课程设置对专注力不强的孩子而言也更加实际,且与线下课程相比更加便宜的价格也成为其俘获家长的主要因素。

部分线上、线下机构价格对比

至于某些消费者出于想锻炼孩子的社交能力、早教机构的老师更加专业等缘由将孩子送到早教机构,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其实3岁之前的孩子更多是进行平行游戏,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社交。

且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大学并未设有早教专业,唯一相关的“学前教育”(幼师)更多的是关注3岁以上的孩子,这就意味着目前的早教机构的老师或许都不是家长普遍认为的那么专业。

由于众多针对幼儿的早教课程多为音乐、绘画、英语、手工等,早教机构在老师的选择上也更加倾向于从相关专业的角度来招收,在早教的专业度上,这些老师与家长并没有本质的差别,甚至某些家长亲身指导还能让孩子收获更多。

因此,与金宝贝、美吉姆等主打线下连锁经营的传统早教机构相比,小步亲子、年糕妈妈等专注线上的后起之秀们反向出发,以拥有广泛适应性与超强实用性的在线早教模式入局,反而收获了更多资本和消费者的目光与青睐,而这一模式也顺利在资本和消费者的共同推动下成为了早教界的新风口。

近年来,在线早教备受资本青睐

3/在线早教到底靠不靠谱?

记者体验了小步亲子、年糕妈妈及宝贝全计划等在线早教平台后发现,这些主打在线早教的平台与传统早教机构相比,虽然时空不再受限,但其创新性主要体现在早教模式上的改变,就早教内容本身,除了将知识细化、碎片化处理外,并未见有太多变化。

小步亲子细化后的课程表

早教模式的改变具体表现为从老师面对面带领家长和孩子在互动中学习转变为家长观看视频或听音频学习后再传授给孩子。

教学主体在早教过程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但在这个时候,实际的教学主体却从老师直接转换为了家长,对于部分缺乏耐心或者欠缺知识基础的家长来说,这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也就是说,在线早教这种方式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给部分家长提供了便利,但更多的是对所有选择这种方式的家长们的自身素质提出了更高标准的要求。

比如小步亲子的课堂中需要用到大量的彩色图片,需要家长准备教具,一般的家庭不会自备打印机,家长只有自己画或者一趟趟的跑打印店。

还有一些十分考验家长手工能力的教具,也是需要家长亲自做或者直接购买。这样投入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反而比送去早教机构要多得多。

在教具的配备上,年糕妈妈明显比小步亲子准备的更加充足,也会根据所选择的课程配送相应的教具,免去家长亲自动手的烦恼。

但在内容的表现形式方面,小步亲子更具优势,年糕妈妈使用布娃娃为家长演示,难以呈现出孩子的真实反映,小步亲子则选择同阶段大龄真人宝宝上阵为家长展示课程效果。